海外中國勞動者:他在戰火紛飛的國度建使館
  時間:2017-05-09  點擊量:   
【字體:
去到中國駐索馬里大使館項目駐地采訪并不容易,需要至少提前一天報批,和索馬里當地居民一大早排長隊,經過非盟駐索馬里特派團層層安檢,才能驅車前往。

項目負責人叫曹江偉,1989年出生在云南。可能由于長年在非洲工作,強烈的陽光在他皮膚上留下印跡,這位“80后”的小伙子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大。“我長得比較著急!”他用流行語自嘲。

曹江偉來到非洲已經是第6個年頭。2011年,他被中國土木工程集團有限公司派到阿爾及利亞,工作4年后來被安排到吉布提。中國駐索使館辦公所在的半島酒店2015年遭恐怖襲擊后,使館決定新建館設作為使館辦公場所,曹江偉去年年底被派往索馬里負責這個項目。

2016年11月25日,曹江偉陪同中土集團吉布提公司領導一同到摩加迪沙做前期考察。為了保證館建項目的質量,先遣組三人帶著當地雇員驅車至摩加迪沙市區外30公里的地方去調研當地碎石母材及生產情況。碎石廠因不在政府軍控制范圍內,安全形勢比較差,必須雇武裝護衛前往。前面幾個持沖鋒槍的護衛開路,考察人員跟隨在后,這場景在國內完全想象不到的。

曹江偉只身一人在索馬里開展項目前期準備工作,期間發生的一次驚險爆炸他至今記憶猶新。“當時項目臨建還未開始,我住在安全區外的酒店。正在吃午飯,聽見一聲巨大的爆炸,感覺酒店的門都快倒了。”后來了解到,是一伙索馬里青年黨在沖擊機場安全區失敗后,在摩加迪沙安全區馬迪那門附近引爆了半卡車炸藥,路兩側的房屋都被夷平了。

現在曹江偉對槍聲、爆炸聲已經習以為常了。工地在安全區里,由非盟駐索馬里特派團把守,安全形勢好了很多。“工地邊上有個靶場,天天在那打靶,對槍聲已經免疫了。”

曹江偉介紹說,使館臨時館舍這個項目本身工程技術難度不大,難的是協調和組織。項目位置在摩加迪沙的安全區,這里既有聯合國、非盟的存在,也有當地警察局等機構。“各方勢力交錯,情況復雜,一個事情可能有四五方人在管,誰來都和你說‘這個事情我說了算’。”比如項目需要協調附近地塊作為項目臨建用地,但經多方協調也未能實現,最后只得把臨建布置在館區內。

摩加迪沙氣候干旱,項目駐地所在的地塊,四周連一棵樹都沒有。“剛到的時候,這里一片空曠,什么都沒有,只有一片沙地。”地處熱帶的摩加迪沙中午太陽紫外線很強,曹江偉和工友每天都會到海邊一塊大巖石下面吃飯和午休。“太曬了,后頸上曬脫了兩層皮。”

不過曹江偉和工友們也很會苦中作樂。工地離海邊非常近,走路兩分鐘就到,他們笑稱“坐擁270度無敵海景”。剛來的時候沒通水,他們下了班就去海里洗澡。“一邊在海里洗澡一邊洗衣服,也是一道風景。

“有一次,他們在海邊發現一條魚擱淺在水坑里,撿回來讓廚師做了大家吃。“味道很好!”曹江偉笑著說。

曹江偉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爸爸了,大女兒兩歲多,小女兒才7個多月。大女兒出生時,他因工作原因沒能陪在身邊。回去后,感覺大女兒還是和他比較陌生。“只要她媽媽或奶奶在,都不愿意讓我抱她。”或許是為了彌補遺憾,去年小女兒出生,曹江偉特意向公司請假回家,陪在妻子孩子身邊。“在國外工作最難的不是工作上的壓力或生活條件的艱苦,而是遠離家人的那種孤單,這也許就是每位海外工作人員都會有的感受吧。”曹江偉的工友說。

曹江偉現在最操心的事情是工程進度。索馬里形勢動蕩,各種情況都與和平國度有很大不同。工人招聘、出入安檢、材料進場、手續辦理……太多因素制約著工期。不過曹江偉還是在絞盡腦汁想辦法,希望按時把項目交付給中國駐索馬里大使館。“說大了是為了國家盡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,說小了是作為中土集團的一名普通員工,這也是我應該做的,有幸參與到這樣一個項目中,也不虛此行。”

(新華社記者 盧朵寶)



曹江偉和當地員工在施工現場交流



項目施工現場,中索工人共同工作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